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工伤后被告难寻,法官竭力得补救

  发布时间:2018-08-01 15:34:04


工伤后被告难寻,法官竭力得补救

在河北省行唐县人民法院接待室里,一名外地农民工,憨厚的脸上充满感激,一边握着王军法官的手致谢,一边招呼着身边儿子:“来,快给王法官行个礼,要不是王法官,咱这钱上哪儿要去。”然后父子二人,后退两步面对办案法官王军,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王法官紧忙上前拦住:“不用,不用,这算不了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经了解,哪位农民工姓李,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某乡人,53岁,201711在行唐县打工期间,眼睛被灰浆灼伤,尽管当时施工方拿出一些医药费为其治疗,只因工程在年底前结束,李某所在的施工队已全部撤走,李某的后续治疗无人问津,这给李某的后期治疗带来极大的麻烦。

   20181月,李某以提供劳务者受伤害责任纠纷为由,将冯某峰、冯某飞、李某国、田某起诉到行唐县人民法院。要求四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16万余元,四被告并负连带责任。

王法官即行唐县人民法院员额法官王军,是此案的主办人。通过原告的诉说了解到:地处行唐县某小区商品楼建筑工程,由河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商)承揽,主体工程发包给了李某国和田某,李某国、田某将打灰工程发包给了冯某峰、冯某飞兄弟二人,原告李某等是冯氏兄弟所雇用从事打灰工作。20171114日原告在工作过程中,混凝土突然溅到其右眼中,原告右眼被严重烧伤,事发后,原告被送往行唐县医院治疗,因伤势严重,又转送到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原告右眼碱烧伤,住院11天,原告的医疗费17000元,已由被告李某国、田某负担。但是原告右眼导致失明己达伤残等级,经司法鉴定评定为李某右眼上睑下垂遮盖,部分瞳孔构成十级伤残。李某出院后向冯氏兄弟讨要说法,冯氏推向将责任李某国、田某,李、田二人说工程已经发包给了冯氏兄弟,你应当找他们,为此相互推诿,始终未解决。期间工程主体及打灰工程已经完工,各施工队先后撤走,不知去向。原告李某只知道冯氏兄弟的电话,李某国与田某的基本信息和电话一概不知。为讨回原告的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评残费、精神抚慰金等损失。原告提出了上述诉求。

王军法官一边安抚原告别着急,一边指导原告从开发商那里弄清了冯氏兄弟、李某国与田某的基本信息,冯氏兄弟和李某国是贵州省某苗族自治县人,田某是河北保定某村人,工程完工后,公司也不知他们的具体去向。王军法官想尽一切办法与冯氏兄弟及李、田联系,均无果。只好采取邮寄送达的方式给四被告送达应诉通知书,但时间不久信函因无人签收先后被退回。

时间一天天过去,所有被告都是外地人,一时难以找到,案子无进展。王军法官陷入了沉思:原告是受害者,痛苦和心理在折磨着他,他的权益怎样才能得到维护?怎样才能实现?如何实现?经过查找法规资料和同事们议论,使其豁然开朗:劝告原告撤回原诉,另行起诉。

2018620日,原告李某诉冯氏兄弟、李某国、田某及河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案由以劳务合同纠纷的案件重新分到王军法官手中。按照原告李某新提供的被告地址,再次邮寄送达了法律文书,但时间不长又因无人签收被先后退回。开发商接到诉状和应诉通知书后,一开始就一口咬定此案与其无关,原告的人身损害赔偿的诉求应找冯氏兄弟或李某国等。对此案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

启动第二解决方案:直接找开发商!你不来,找你去!执著办案的王军法官与书记员,多次往返于行唐与石家庄之间,几经周折才见到公司代表,采取讲理说法、调解结案的方式与公司代表谈话,并出示了与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材料,以及开发商与其有关的法律依据。公司代表虽有心服之意,但仍表示回去向老总汇报再说。锲而不舍王军法官又经过多次努力,找开发商老总,找其代表,讲法说理、言明利害,讲公司劳务者的法律关系,讲公司有能力控制承包者,讲打工者弱势群体苦衷等诸多道理,最终打动了开发商,答应可以调解处理。

2018727日,原告及开发商代表再次来到行唐县法院,经一番努力,双方均有让步,最终调解达成协议,由开发商给付原告35000元,其他互不追究,至于开发商与其他被告的关系处理,如何追偿,原告不再干涉。此案调解解决。

当李某拿到35000元的赔偿款时,发生了文章开头一幕。

                          (行唐县法院  范吉英)

责任编辑:xtfy-zzc    

文章出处:行唐县法院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560966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